Hush baby,hush

送给訇!由訇訇的微博引发的脑洞,感谢【比心】
以及我觉得自己大概这辈子都考不到驾照了。各种意义上。

配对:Kon-El/Tim Drake
分级:PG-13
Summary:你知道,有的公寓隔音效果不太好

震耳欲聋的音响吵的Kon几乎耳鸣,嘈杂的人群在他身后大声尖叫,嗑嗨了的一伙小混混吹着口哨从他旁边经过,大概还说着什么下流话。Kon完全不在意,他全心全意地投入在一个吻里,他的手指穿过对方柔顺的黑发,他的鼻尖充斥着劣质香水的味道。那个人眼帘低垂,半睁半闭的蓝色眼睛带着慵懒和妩媚。

Kon从来没见过这样的Tim,他觉得自己中毒了。

“他们走了吗?”Tim在他耳边用只有他们能听到的音量问。

“走了。”Kon愣了两三秒才反应过来。

Tim松开了他,理了理自己的头发,酒吧里燥热的空气让他脸颊发红,暧昧的灯光让他的眼睛看起来湿漉漉的,长长的睫毛颤抖着,让Kon想起小鹿斑比。即使Tim现在带着浓妆。

“你看起来像是一个——”Kon的目光匆匆扫过那条紧身裙。

“婊子?”Tim笑了起来,拽了拽那条裙子,他最近是长胖了吗?“谢谢夸奖。”

“东西拿到了吗?”Tim又缠上来,他的双臂紧紧勾住Kon的脖子,整个人几乎贴在Kon的身上,傻笑着,就像是吞了一把摇头丸,Kon几乎无力招架,只能转移话题。老天,他就要有什么不体面的反应了。

“没有——”Tim拖长了声音,搂着Kon又蹦又跳,高跟鞋在地板上咔咔响“我没有男朋友,我没有男朋友,你要带走我吗,你带我走吧!”

“那家伙在你后面呢。”Tim突然压低声音说。“刚刚我失手了。”

“少见,那现在呢?”Kon紧紧搂住Tim,他的高跟鞋可不想是适合蹦跳的那种。他突然提高声音“你想跟我走吗?你爸爸会来抓我吗?”

Tim大笑着,伸手去揉Kon的脸,揉面团似的“你真可爱,我爱死你了!”他狠狠地在Kon脸上亲了一口,留下一个口红印,同时低声细语“掩护我。”

“你想要我吗?说啊说啊。”Tim的手指不停地在Kon的胸口划圈,他坏笑着,使劲儿往他怀里钻。Kon觉得身上像是着了火,可Tim就是无辜地看着他“宝贝,你真辣。”

“你这个小婊子。”Kon搂着他,有点咬牙切齿。

+++

Kon砰的一声关上门,桌上的茶杯都打了个冷战。没人去开灯,Kon搂着Tim,随意地把脚上的鞋踢到一边。

“等等,Kon,别——”Tim挣扎着想要逃开。

“现在知道了?”Kon松开手,Tim赶紧退到一边,一路上Kon硬的都像是在什么特殊位置别了把手枪。可这屋子就这么大,在Tim反应过来以前Kon就把他逼到了墙角里,他的手抚上Tim的脸颊,呼吸灼热的像是要烧起来。“刚刚不是挺好?”

“这儿隔音不好,而且——”Tim的声音消失在Kon的吻里,他无法抗拒,只能轻咬Kon的嘴唇以示抗议。Kon的舌头灵活地撬开他的唇齿,掠夺他嘴里的空气。Tim的腿在打颤,双臂紧紧地勾住Kon的脖子,整个人挂在他身上,就像在酒吧时的那样。

“你这个小婊子。”Kon的手在Tim的后背上摸索了一阵,抓到了那个神奇的拉链。他低下头,鼻尖蹭着Tim的颈窝,引起对方更多的战栗。又是那股廉价香水的味道。“这可不像你啊。”

“我看起来像是那种会用香奈儿的人吗?”Tim喘息着,对Kon在他身上的肆虐无能为力。Kon顺着他的脖子一路舔吻至耳垂,还恶劣地对着他的耳朵呼气,他只能努力忍住自己的呜咽。他听见自己小声地分辩“邻居会听见的。”

“反正你十天半个月才会来一次这个安全屋。”Kon听起来满不在乎。他一把抱起Tim往卧室走去,对Tim报复性地在他肩膀上咬的一口毫不在意。

Tim被毫不怜惜地扔在床上,木板床发出吱呀一声表示抗议,更是在Kon欺身压上后发出更大的尖叫,还有什么东西断裂的声音,像是被人踩断了尾巴的猫在逃跑途中撞到了椅子什么的。

“Kon,等等。”Tim想要阻止Kon撕扯自己衣服的手,收效甚微。床板在他们身下发出更大的噪音,好像被操的是它似的。“这张床好像不太牢固。”

“给你三分钟想个更好的理由。”Kon一口咬上Tim的肩膀作为刚才的回礼。

“你学坏了。”

“我的小婊子带我到哥谭的酒吧里,给我好好上了一课。”Kon粗暴地撕开Tim的裙子,反正他们本来就和布条差不多,现在也没什么大区别。Tim想用脚去踢他,被他一把攥住脚踝,顺势让Tim的腿勾在他的腰上。“现在是实践的部分了。”

“我说真的,Kon。”Tim努力的挣扎,连格斗技巧都用上了。床在他们身下摇晃,听起来好像是有那么一回事的。“这张床——”

“不不不,我说了,新借口。”Kon用一根食指堵上了Tim的嘴。“我说的不够清楚吗。”

“Kon!”Tim伸手去推他。他妈的为什么就不能在浴室或者客厅?他妈的为什么就不能听他说完?

Kon抓住Tim的手,企图制止他的挣扎,突然他停了下来。“你听到什么了吗?”

“什么?”Tim觉得大事不妙。

“好像是床——哦不!”咔嚓一声巨响,只有薄薄一层床垫的木板床上出现了一个天坑似的大洞,而Tim陷在中间,断裂的床板正戳在他的腰上,他像是掉进陷阱的动物,咬牙切齿,生无可恋。Kon半个身子压在他身上,眨巴着眼睛,茫然而又不知所措。

“操你的,Kon,操你的。”

评论(7)
热度(59)

© Jasmine Willow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