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rcolepsy

找了点题目来练手,医学术语三十题

Narcolepsy:发作性睡病,症状表现为白天过度嗜睡,入睡前幻觉等,有兴趣可以自行百度

单纯练手,欢迎指正捉虫

 

 

Narcolepsy

配对:Kon-El/Tim Drake

分级:PG

Summary:Tim小朋友生病了而Kon要照顾他

 

 

 

“他这样多久了?”Kon尽量轻地说话,生怕吵醒那只还在熟睡的小红鸟,看那,Tim在噘嘴呢,他肯定吵到他了。Dick站在他旁边,露出一副看到了可爱猫咪的神情,而且左手蠢蠢欲动,企图越过Kon去揉Tim的脑袋,即使他已经这样做过无数次了。

“三天吧。”Dick终于得手了,把Tim的头发揉的乱糟糟的,而Tim还是噘着嘴,没有醒过来。“这实在是很难发现,你知道的,要是有人要强制让他起床会发生什么。”

“你是说他全部股份的诱惑和嘶嘶作响的警告。”Kon了然地点头,他经历过这个,叫Tim起床真的是一件难事,即使是超人来也一样。他会用被子把自己缠到窒息,然后你大概会听到比塞壬还要诱惑一百倍的声音,开出诱人的条件只求睡一会儿的,世界上大概也就只有蝙蝠家的人了。可如果你不依不饶,抱歉,你得准备接受各种版本的恐吓了,就像有一条响尾蛇正嘶嘶地摇着尾巴

“是的,可在以前这都不是问题,但是你看现在。”Dick突然提高了音量,开始大喊大叫“起床Timbo!”

Tim除了皱眉头没什么动静。

“看来得来硬的了。”Dick伸手要去抓住Tim的什么部位把他弄醒,但他没有成功,Kon正一脸谴责地看着他,就像是看着咬坏了自己拖鞋的小氪“干嘛?”

“为什么要弄醒他?”Kon简直莫名其妙,看来氪星人永远弄不懂蝙蝠家的人在想什么,不管有没有人类的基因。“他够累的了,让他休息一会儿说不定是好事。”

“不不不,Kon,不不不。”Dick翘起一根手指在他面前晃了晃,脸上挂着那种安慰受害人的表情“这并不是什么赖床小孩的问题,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希望你能在这段时间里照顾他,忽略大部分的反对意见。看好了。”他突然出手在Tim的头发上揪了一把。

“趴下!”Dick用另一只手抓住Kon的领子使劲往下一拽,两个人齐齐趴在地上,房间里是死一般的沉寂。要Kon说,这一下拽的真够狠的,他都要窒息了,但是他不会,所以他只能说他的领子变形了。

“所以?”Kon现在真的不明所以,而且有点心疼自己的衣服。

“自己看。”Dick指了指Kon身后。

三只蝙蝠镖安安静静地插在墙上。按位置来看大概会削掉Dick的大部分头发和让Kon的胸口火星四溅。

Tim还是安安静静地躺在床上,就跟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睡姿都没变。

“这可不好。”Kon看了一眼自己变形的领子,又看看那几支蝙蝠镖“一点都不好。”

+++

“身体没有其他异样吗?”Kon不知道是第几次确认。

“没有。”Tim不知道是第几次这样回答,他打着哈欠,向Kon伸出手去“我只是中了毒藤女的花粉,过了几天就会自己好的,没什么大不了的。就跟得了发作性睡病一样。”

“那可不一定,小瞌睡虫。”Kon顺从地把Tim抱起来“记得昨天吗,你在过马路的时候睡着了,要不是——”

“——要不是英明神武的你及时出现,我就要成为轮下亡魂了。”Tim把脸埋在Kon胸口,声音闷闷的,带着浓浓的睡意。

“而且你今天早上差点溺死在你的咖啡里。”Kon没法阻止Tim在等待早饭的间隙睡着,看来Ma的食谱并不是能让所有人保持清醒,这可真够稀奇的。

“如果那成真了,那可真是人生圆满。”Tim的声音越来越弱,看起来他是要睡着了。

“要我提醒你你要是再在董事会上睡着你就要——”

“嘘——嘘嘘嘘。”Tim揪了揪Kon的领子,示意他闭嘴“别吵。我有预感一会儿我会做一个美梦。”

“好吧,祝你做个好梦。”Kon把Tim放在床上,他得说这样迷迷糊糊毫无防备的Tim真是可爱极了,可他现在并没有什么旖旎的想法。他看着Tim用被子把自己裹紧,只露出一头乱糟糟的头发,叹了一口气。

“希望你快点好起来,亲爱的。”Kon的手指灵活地卷起Tim的一绺头发,放在唇边轻吻,星河在他的眼里缓缓流淌。

+++

“你刚才说什么?”Tim从书里抬起头来,皱着眉看向Kon。

“我什么也没说。”Kon简直莫名其妙,但这似乎还没有完,他眼睁睁地看着Tim抬起手挥了挥“下午好Bart。”

“什么?”Kon回过头,门口根本一个人也没有,连风也没有吹过。

“哦我很好,再过一段时间我就可以回泰坦了。”Tim又低下头看书,轻轻翻过一页,一边看一边和Bart讲话“桌子上有饼干。”

“Tim,这里没有Bart。”Kon感到由衷的恐慌,像是有什么东西遮住他的眼睛,把他和Tim的世界隔离开来,有什么东西扼住了他的咽喉,让他连挣扎呼救的机会都没有。“Tim,Tim?TIM!”

“嘿,别大喊大叫的。”Tim不耐烦地翻了个白眼,他感觉眼皮很沉,哦不,他又要睡着了,他想和Bart道个晚安,顺便跟他说一句别太大惊小怪,但是他找不到Bart。“他人呢,他走了?”Tim的目光移到桌上的小饼干上,它还是Bart来之前的样子。

“Tim,我得说——”Kon找不到自己的舌头。

“看来我在醒着的时候做了个梦。”Tim的手垂了下来,书滑落在地上,他合上了眼,没有再说话。

Kon听着Tim渐渐平稳的呼吸,想起了那些在高空中在他耳边低语的风。那些风曾经在他身边打转,让他想起Tim,那个总是用他的小鸟羽毛在他心口撩拨的小坏蛋。

“好梦,有Bart的梦都是好梦,只要你在梦里没有饿肚子。”Kon用TTK捡起一边的毛毯给Tim盖上。

+++

“Kon!Kon醒醒!”Tim手忙脚乱地推醒旁边的Kon,就好像Kon压住了他隐形的小鸟翅膀。

“什么,怎么了?”Kon有点不舒服,你一晚上被叫醒四五次你也会不太舒服。Kon想发脾气,但是他做不到,Tim正盯着他看,带着那种他从来没见过的表情,看起来就像是——吓坏了。

“我在哪?”Tim捂住了自己的眼睛“告诉我我在哪?”

“你在家呢,咱们家。”Kon想抱抱他,亲吻他的额头,或者别的什么,让他安静下来。但Tim就像是身上安了弹簧,一碰就窜的老高。

“在家,我在家,你是Kon。”Tim睁开了眼睛,看着Kon就像是小王子看着自己的玫瑰花。Kon得承认他喜欢这眼神,但是他必须拒绝,这不正常,这不是他的Tim

“你怎么了?”Kon总算能把他搂进怀里,他轻轻抚摸着Tim的背,感受着他不明所以的战栗和恐惧。

“我梦到实验室。”Tim把头埋进Kon怀里,同时紧紧抓住他的衣服,就像是那些曾经被Kon救过的人一样。“那个实验室。”

Kon瞬间明白了“那是梦。”Kon努力让自己听起来像是超人,他真希望自己能有那种让人信服的口气。“都是梦,Tim,那些都过去了。”

“我不知道,Kon,我不知道。”Tim的声音渐渐低了下去“我闻到了药水的味道,那些容器里,那里面——”

“嘘——我们现在不讨论这个。”Kon在他额头上轻轻吻了一下“我在这呢,活生生的。”

+++

“他还没有醒吗?”Kon在蝙蝠洞外打转,旁边的Dick看起来漫不经心,正揪着自己的头发玩。

“没有,而且就目前所见,你是等不到他醒了。”Dick撅了撅嘴“你总得让他把之前做恶梦的时间睡回来吧。你最好回去,大蝙蝠看到你可就不高兴啦。”

“你确定那药没问题?”Kon走了几步又突然回过头来。

“我们在别人身上做过试验了。”Dick打了个哈欠,满城追毒藤女可不是什么让人心情愉悦的活儿。“放心,大情圣。”

Kon离开了庄园,嘴里不知道嘟囔着什么。他回到家,一切都冷冰冰的。Tim不在,他在的话,大概咖啡机和床会是热的。但现在只有床上鼓起了一个大包。

等等,什么?

Kon冲过去一把掀起了被子,带起一股强风,把床头柜上的文件吹得到处都是。一只小红鸟不满地蜷缩起来,伸手去抓被子。

“什么?”Kon卡住了,像是一只过胖的仓鼠卡在他的滑梯里。

“Kon,把被子还给我。”Tim紧抓着被子的一角,眯着眼睛看着他,有点点星光在那里闪闪发亮。“我大概要说一些让我们俩都后悔的话了。“

“我听着呢。”Kon把被子扔到一边,伸手去抓大笑着的小红鸟。


评论(7)
热度(83)

© Jasmine Willow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