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owers and Kiss

※太久没摸手生得很,可能有点前言不搭后语,写到中间的时候感觉自己被卡在了排水管里

※花吐病的症状我记不大请了如果有误就当成私设吧

※可能OOC,有点长,可能不太好吃

※总之就是互相喜欢的两个人的故事


祝食用愉快


配对:Kon-El/Tim Drake

分级:PG

Summary:Tim大概不会希望自己的婚礼上有太多花


“救命。”Cassie猛地推开了眼前的电脑,放弃了和文件做斗争“这太可怕了。”

“哦,你已经弄完了吗?”Bart一边嚼着零食一边快速把那些文件分类整理,但是键盘明显跟不上他的速度,开始噼噼啪啪地闪出火星。已经有三个键盘牺牲在了Bart手下,目前这个也正挣扎在死亡线边缘。

“不,我准备把这些东西留给Kon,”Cassie有些自暴自弃地把自己扔在沙发上,假装自己和沙发融为一体,事实上她真的希望这样。“我从来没意识到Tim有那么大的工作量,真的。”

“他的确很辛苦。”对于自己弄坏键盘心存愧疚的Bart也把那个还算完好的键盘推到了一边,依然没停下嚼零食的动作,腮帮子鼓地像是打劫了坚果店的仓鼠。

“我开始想念他了。”Cassie发自内心地说道,她看了一眼电脑,露出一副“我命休矣”的表情“他到底什么时候能回来?”

“不知道。”Bart总是神奇的能在说话的时候吐出完整的音节而且保持高语速“他会受伤但他不常生病,我不知道他生了什么病,也许是吃坏肚子了。也没人知道他什么时候生的病,或者是什么时候病到需要卧床休息。他总是那么神秘,什么都不讲。”

“Kon去哪儿了?”Cassie猛地坐起来,像是她身下的沙发突然变成了仙人掌。“所有人都在累死累活地赶这些任务报告,他人呢?”

“他说他要去北极,有什么很重要的事情。”Bart有些同情地看着Cassie“我想他赶不及处理你留给他的东西了。”

“那件事最好很重要,非常重要。”Cassie几乎是咬牙切齿地说出这句话,手下的键盘看起来马上要和被Bart摧残过的那几个一样下场,甚至更惨。

“嗯,Cassie?”

“讲。”

“你的奇多还吃吗?”

+++

“你说你不知道是什么意思?”Kon愣愣地盯着超人那张写着爱莫能助的脸,小氪在他脚边打转,一点也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字面意思。”Clark有些无奈,他的手在空中划了个圈“我不知道。”

“可是你怎么能不知道?”Kon挥舞着双臂,看起来绝望非常。“蝙蝠侠什么也没告诉你?得了吧,我不信。”

“可他就是什么也没说。”Clark摇了摇头“抱歉,Kon,我也不知道Tim的情况。”

Kon现在看起来更绝望了,他蹲下来揉了揉小氪的脑袋,小家伙发出可怜兮兮的呜咽声。好吧好吧,谁都不知道Tim是怎么了,Kon在心里嘟囔。

他肯定在哥谭,但Kon不能去,那里有一只神出鬼没的大蝙蝠和不成文的超能力者禁令。他只能旁敲侧击地从别人那里得到点什么消息,老天,这比他想象中要难,到底是什么病严重到需要封锁消息?

“你知道的,Tim肯定不会有什么大问题的。”Clark看着蹲在地上的Kon,实在找不到什么话来安慰他——而且他也不觉得这有什么值得绝望的。

“可是我——我们需要他。”Kon突然窜了起来,如果Clark不在这里的话他肯定会满孤独堡打转。“我们都很需要他。”他又沮丧起来,而且莫名地委屈,就像是被抢走了零食的Bart。

“哦。”Clark好像明白了什么,而且他明白的东西还是关键,是那句“芝麻开门”,因为他笑着又说了一句“哦。”

“什么?”

“我会再去问问B,”Clark现在可以理解Kon的心情了,他过去拍拍Kon的肩膀,还是那个笑容,却让Kon想从这里头也不回地飞走。“我想这次说不定会有好消息。”

“希望如此。”

+++

“我需要新的耳朵,不,新的大脑。”Kon已经失去眨眼的功能“他们在欺骗我。”

“他们没有。”Clark略带同情地看着Kon,好像他刚刚把牙膏当成奶油吃下去还混然不觉“是真的。”

“他真的那么说?”Kon感觉自己是一只气球,现在正有一根针抵着他,他浑身僵硬不敢乱动,不然他真的会控制不住自己然后绕地球飞个十几圈。

“他亲口告诉我的,”Clark再次——这是第十二次——点头“Tim生病了,现在在Wayne庄园,B说你可以去看他。”

“什么病?严重吗?”那一针戳上去了。

“不知道,你最好自己去看看。”

“我真的可以去哥谭?”

“我不想再点头了。”

然后他看到Kon傻乎乎地去捏自己的脸。

“你没在做梦,”不知道为什么Clark其实很能理解Kon现在的心情“如果你准备好了最好现在就去,等天黑了你说不定会碰到B。”

“你说的对。”Kon郑重地点了点头,而后突然又局促起来,他拽了拽自己T恤的下摆,脸上的神情活像是第一次参加社交舞会的小姑娘,兴奋又害羞“我要不要带点东西去,小礼物什么的?”

“说到这个,B强调说,不要带花。”Clark看起来充满疑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不过我觉得你可以带个苹果派去,Ma肯定不会介意给Tim做一个。”

“你说的对,”一个微笑绽放在Kon脸上,他现在看起来欢欣鼓舞,一扫几天前的沉闷和绝望,现在他的头上有一个亮闪闪的小太阳,而且Clark毫不怀疑一会儿还会有彩虹独角兽之类的东西。“多好的主意。”

他没救了。Clark这样想着,目送Kon从孤独堡垒启程飞向堪萨斯。

+++

Kon真的没想到,当他带着新鲜出炉还热气腾腾的特制苹果派降落在Wayne庄园大门口的时候,会是这么一个情况。

“嗯,你好?”Kon盯着指着他鼻子的武士刀,小心翼翼地用手指把刀尖拨到一边。倒不是说他害怕什么的,只不过和他相比那把武士刀实在是过于脆弱了。而且他相信那把武士刀要是有个好歹估计所有人都不好过,这位最小的Robin的行事风格,他也是略有耳闻的。

“你来干什么,半吊子氪星人。”Damian又把武士刀正了回来,还是指着Kon的鼻子。

现在Kon明白为什么Tim每次提到Damian的时候都会翻一个超出人类极限的白眼了。

“我来看看Tim。”Kon往后退了一步,而Damian显然把这当做了一种胜利,他露出一个轻蔑的笑容。

“有什么问题吗。”Kon其实不太想理他,问句的语气都不是很明显。

“父亲很不喜欢你们这些超能力者,你不该来。”Damian挑眉,满脸写着你是白痴。

“是你父亲告诉我Tim在Wayne庄园养病的,也是他同意我来的。”Kon也挑眉,同样的表情回给他。

Damian僵了一会儿,不知道是为Kon的话震惊还是在和自己内心的一部分做着殊死搏斗,他最终还是收回了刀,同时声音极大地咋舌“Tt”

“我能进去了吗?”Kon看他还是站在那儿,一只迷你拦路虎。

“Drake他很危险。”Damian突然扔下这句话就转身走了,没有解释,没有下文,留下Kon一个人站在那儿不知所措。

Tim怎么了?他什么意思?

当老管家接过他手里的苹果派并表示感谢的时候,他还想着这个问题。

“Timothy少爷的身体状况令人担忧。”Alfred似是看穿了Kon的心事,他眉宇之间也有愁色“不过我想您来看他他一定会很高兴的。”

“希望如此。”

“还有一件事,不论您今天看到了什么,都请不要说出去。”Alfred带着Kon走向Tim的房间“这对于我们都没有好处。”

“我明白。”扯淡,他根本不明白。

“您的疑问最好还是由Timothy少爷来解答。”Alfred敲响了Tim的房门。

+++

“Damian说你很危险。”

Tim正躺在床上看书,闻言抬起了头。温暖的阳光从窗口照进来,把Tim的半个身子拥在怀里,Tim还穿着睡衣,顶着蓬松而散乱的发型,他现在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正常的刚刚睡醒的男孩,而不是在黑夜里翱翔的义警。他盯着Kon的脸,而后者正紧张的抿着嘴,手都不知道往哪里放。

“你把我的好心情都毁了。”Tim扔掉手中的书,也不想去管刚才自己看到哪里了“那个烦人的小霍比特。”

“他说你很危险。”Kon执拗地重复,他必须搞清楚发生了什么,这简直快要把他逼疯了,为什么所有人不是表现的一无所知就是欲言又止?“你到底怎么了?”

“泰坦的工作忙坏你们了,是吗?”Tim没有回答他的问题,他又伸手去拿那本书,读到哪儿来着?

“那不重要,重要的是你。”Tim伸出去的手僵住了,他转头瞪大眼睛看着Kon,好像他刚才说了什么不得了的话。

他刚才的确说了什么不得了的话。

Kon觉得自己的脸烫的要命,他有点找不到自己的舌头,尴尬,超尴尬。

这没什么,我们是好朋友。他对自己说,同时努力控制自己的心跳,它太大声了,Tim会听到的。“我们都很担心你,你还好吗?”

“我?我好着呢。”Tim拍拍自己的床示意Kon过来坐下“Damian在胡扯,他巴不得我死。”

“别那么说,”Kon坐在他身边,他看着Tim那一头蓬乱的头发,如果现在有一只小鸟从里面探出头来,说真的,Kon不觉惊讶。“所以,发生了什么?蝙蝠侠告诉我们你要请个长假,什么理由也没有。来之前他才说你生病了。”

“没什么大事,毒藤女。”Tim往自己背后塞了个靠垫,舒舒服服地靠在了那里“我真应该带把超大号的园艺——”Tim突然剧烈咳嗽起来,仿佛他的整个呼吸系统都在激烈的扭动,血液涌上他的脸,让他感觉头昏脑胀。就在Kon手忙脚乱地给他顺气的时候,有什么东西从他嘴里掉了出来。

那是一朵花。

Tim有些艰难地喘着气,而Kon盯着那朵花不知道应该做何反应。

这他妈也太出人意料了。

“哦,一朵花?”Tim的表情有那么一瞬间的僵硬,随即恢复正常,他永远那么冷静,谁都不知道他在想什么“我说怎么咳那么厉害。”

“什么?”Kon艰难地挤出这个词,他就像是一台低配置的电脑,太多的数据让他卡住了,他需要一点缓冲时间,或许很长缓冲时间。他还要努力控制自己的五官,不然他的眼珠子就会飞出去砸穿墙壁或者下巴掉下来把Tim的床砸个洞。他就那么僵硬地坐在那里,看着Tim捡起那朵花扔进垃圾桶——那里已经有小半桶了。

所以蝙蝠侠说不要带花?

“我说过了,毒藤女。”Tim的脸上的红色开始消退,他重新靠在靠垫上“反正就是奇奇怪怪的花粉还是什么别的,我中毒啦,从两天前就开始吐花出来。”他歪头想了想“不过两天前只有花瓣。”

“所以你需要一个长假。”Kon终于完全理解了眼前的情况,他当然理解了,他完全无法想象Tim在布置战术或者战斗的同时有花从嘴里掉出来,这太诡异了。还打什么架,那些坏蛋会笑到痉挛的。

“其实我觉得这完全没有必要。但Alf坚持我必须呆在家里静养,他还拿走了我的电脑。”Tim低头看着自己的指甲,把他们弹的劈啪作响“不过也算因祸得福,我终于如愿以偿地睡到了下午。”

“好吧,恭——”Kon没能把话说完,Tim又咳嗽起来,又是一朵花,完整的,色彩鲜艳的花朵。

“你要喝点水吗?”Kon有点慌,Tim咳嗽的样子实在是太痛苦了,他担心Tim的气管能不能承受的住。

“不了,谢谢。”Tim厌恶地撇了一眼自己吐出来的东西,又把他们扔进了垃圾桶“真烦人,我觉得有什么东西在我肺里生根了。那个疯女人到底什么毛病,操。”

“这种病,不,这种症状大概会持续多久?”Kon心怀忧虑,他为Tim感到难过,他想要伸出手去拥抱他,这种感觉无法抑制,以至于他自己都没察觉到他看Tim的眼神温柔的不像话,像是有星河在他眼里缓缓流淌。

“不知道。”Tim又低头盯着自己的指甲,就跟它们是刚长出来的似的“除非有解药,不然我就得一直像婚礼上的花童那样,到哪儿都撒一地花瓣。”

“这可不好。”Kon诚恳地说。

“对啊,这样偷吃小甜饼就没那么容易了。”Tim终于放过了自己的指甲,他抬起头,脸上带着狡黠的微笑。弯起的眼睛就像是Kon曾经在高空尝试触摸的彩虹。Kon想就这样留在这里,守着这双能点亮黑夜的蓝眼睛,他为这个想法感到幸福和羞愧,他为这个想法而颤抖,好似夏日微风里的藤蔓。

“那来点苹果派怎么样?”

“求之不得。”

+++

“你看起来很糟糕。”Kon如实评价。

“我很想反驳,”Tim吐出嘴里的花,旁边的三个垃圾桶都已经堆满了,,Tim只好暂时把他们扔在床头柜上“但显然不管我说什么都没有说服力。”

“所以?现在有什么新的进展吗?”Kon走过去坐在床上,他有点怀疑自己在做梦,蝙蝠侠再次同意了他来看望Tim的请求,这可真不寻常。

Tim轻咳了两声,又吐出一朵花来“哦,这种病会消耗生命力,我的命都变成花了。没花可吐的时候我就要死啦。”Tim随手把花扔在床头柜上,那么满不在乎,好像他刚才只是再说昨天晚上看的一部烂电影,或是其他无关紧要的小事。他看着一脸震惊的Kon,耸了耸肩“我猜这是注定的?说实话,这死法,老天,Damian会笑死的。”

“这不好笑。”Kon攥紧了拳头,整个人紧绷起来,像是上弦过紧的发条玩偶。他现在想冲出大气层到太阳系里,把那些小行星挨个儿砸碎。他怎么能就这样把这个鲜血淋漓的事实放在他面前?这太残忍了,不管是对谁,这都太残忍了。那些花在Tim身体里生根,蚕食着他的生命,同时也腐蚀着Kon的心脏,疼得嘶嘶作响。

“Kon?”察觉到Kon的不对劲,Tim伸手拍了拍他的手背以示安慰“别那么紧张,B在研制能够缓解这种症状的药了,我绝对能撑到破解方法出现的那一天。”

Kon紧绷的身体并没有因此而放松。他感到自己心里的难过就像是涨潮的大海,一点一点地淹没他这块孤独的礁石。他想做点什么来缓解这种难过,唯一的方法是治好Tim——于是一切又回到起点。

“别担心啦,”Tim又拍拍他,努力让自己看起来很轻松,仿佛他正走向死亡这件事都没什么大不了的。“我不会有事的,你们还淹没在泰坦塔的文件堆里等着我去解救呢。”

“我怎么能不担心呢。”Kon嘟囔着,而Tim把视线转向被子的图案,假装自己没有因为听见那句话而耳尖发红。

“你明明知道这件事非常重要,你不能这样满不在乎。”Kon也低下头盯着Tim的被子,好像上面有能救Tim的方法似的。

你这样会杀死我的。他在心里默默补充。

“你今天会留下来吃晚饭吗?”Tim突然转过头问,氪星男孩脸上错鄂的表情让他想笑。

“什么?我?我不知道,也许蝙蝠侠不会——”

“别理他,也别理Damian,不管他们说什么”Tim掀开被子,双脚在地上寻找拖鞋,嘿,它们去哪儿了,被借东西的小精灵拿走了?“这就是病号的好处,你猜怎么着?我随时随地可以装死吓唬他们。”

“那真的很吓人,别那么做。”Kon用X射线在床底下找到了那双失踪的拖鞋,然后用TTK把它们拽出来,好吧,看起来Tim有好几天没下床了“你会收获心脏病发的家人和一个惊吓过度的无辜的我。”

Tim沉默地趿上鞋。

“你说得对。”他说“你说得对。”

+++

“你来啦?”Tim知道进来的一定是Kon,他没有扭头,而是专心致志地盯着自己的点滴瓶,努力让自己不去注意一边说话一边掉出来的花朵。那些花现在满屋都是,Alfred每两个小时会来打扫一次,可是那些花总是没完没了的,这可给那位老人增加了不少工作量,Tim多少有些愧疚。

“拉奥啊,这比我想象的要可怕。”Kon干脆是飘到了Tim的床边,伸手把那些花都拂到地上才坐下。

这些东西在消耗Tim的生命力。Kon随手捡起一朵,那朵花暗淡,绵软,一捏就会在手心里化成儕粉。Kon想起他第一次看到Tim吐出来的花,那样鲜艳的颜色。

Tim在变得虚弱,而且会越来越虚弱。这个认知让Kon由衷的痛苦,而他什么也不能做,这太要命了。他感到愧疚,感到无助,感到无所适从。他无数次地追问Clark有没有办法能治好Tim,他自己也在疯狂的寻找,可每次的回答都是没有,没有,没有。蝙蝠侠也许是唯一的知情者,又或许根本没人知道,他又能怎么办呢?他唯一能做的就只是时不时来看看Tim,他渴望着和Tim见面,却又不忍心看着他在自己面前死去。他感觉自己在黑暗中行走,脚下踩着无数的骨骷。

“为什么每次只有你来?”Tim说话的时候那些花在不停地往外涌,这挺可笑的,像是某部动画片里会吐彩虹的小矮人,可Kon笑不出来。

“你的其他伙伴在赶任务报告。”Kon把那些恼人的花朵拨到一边“他们非常想念你,但蝙蝠侠只准了我一个人的探望申请。”

“因为你不会问我什么时候才能回去这种白痴且伤人的问题。”Tim耸肩,他拽了拽被子,把自己裹地严实一点儿。随着他拽被子的动作,那些堆积的花朵掉在了地上“我不喜欢我的新地毯。”Tim皱皱鼻子。

为什么不是我?Kon在心里声嘶力竭地呐喊。

“你瘦了。”Kon看着Tim深陷的眼窝和日渐突出的颧骨,他突然想起了那个冰岛画家笔下张嘴尖叫的人。“瘦的吓人。”

“因为我现在没法吃东西。”Tim指了指自己嘴里的花,又指了指点滴瓶“我现在得靠这个活着了,老天,我好想念Alf的小甜饼。”他又扁扁嘴“还有苹果派。”

“而且你也不能好好休息。”Kon看着Tim脸上的黑眼圈,找不到话来安慰他,或者安慰自己。他觉得鼻头发酸,Tim正在遭受着痛苦,而他就坐在这里。他有点想放声大哭,像任何一个学龄前儿童一样。

Tim正在死去。他在心里说。他为自己的无能为力攥紧拳头。

“又不是说我有什么选择。”不停地有花掉下来,很快在Tim面前堆了一个小堆“往好的方面想,最起码我现在可以直接吐,不用咳嗽了。”

“这种病起源于东亚。”嘴里的花让Tim的声音含糊不清,他不停地往外吐,老天,他的下颚酸死了“Dick已经去调查了,他去了好久了,相信很快就会有消息。”

“轻松点,Kon。我会没事的。”Tim伸手握住了Kon的手,希望这能有点安慰,这个可怜的氪星男孩看起来要崩溃了。Tim知道这句话无异于一张空头支票,对谁都是,但他,他们,都别无选择。

“我担心我——我们会失去你。”Kon的眼睛是一片忧伤的湖,那不属于地球的蓝色中闪烁着难以名状的痛苦,像是渐渐暗淡下去的星星。

“不会的。”Tim握紧了Kon的手,同时吐出更多的花。

手真凉。Kon想着,把Tim的手紧紧攥在手里。两个人都在逃避,谁都不愿再去提及那个问题,他们在这里,紧握着对方的手,希望能给对方支撑着走下去的力量。他们看着对方的眼睛,希望时间就此暂停。

“你会害怕吗?”Kon轻声问,Tim在他眼里是冬天的第一片雪花,随时都可能消失不见。他只能紧紧地抓住他,不能放手。

Tim笑着摇了摇头,他吐出嘴里的花好让他的话更清晰“我不害怕,我——”

“Timothy少爷,Richard少爷回来了,”Alf在外面敲门“他带来了一些消息。”

“Kon,你最好回泰坦去,探视时间结束咯。”Dick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我想我得走了。”Kon起身,又回头看了一眼Tim深邃的蓝眼睛,他觉得嗓子发干,好像里面也有一朵花堵在那里。“希望会是好消息。”

“谁知道呢。”Tim又开始清理床上的花。

+++

“你不能就这样闯进我的房间然后站在那儿一言不发。”Kon瞪着那个站在床边的人,把头发里的碎玻璃渣抖出去。谁会想到大半夜的会有一位Robin大驾光临泰坦塔,还是用破窗而入的方式,他们都不知道门是干什么的,对不对?

“我来是为了Drake,”Damian多米诺面具后面的眼睛眯了起来“他很虚弱。”

为了克制住自己把Damian扔出去的冲动Kon觉得自己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如果只是为了提醒我Tim快不行了那你可以走了。”

Damian的脸皱了起来,脸上的面具都是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我还以为你真的很关心你的队友。”

“如果有什么是我能做的我绝对不会拒绝,Tim要星星都行,”又不是说他做不到“可现在我什么都做不了!到底什么东西能治好那种病?你知道吗?!我忘了,你们知道什么都不会讲,好像其他人都是脑残。到底需要什么?氪星人的血?我可以去捅超人一针,我不在乎!可你们就是什么都不说!”Kon不在乎他的大吼大叫会不会吵醒其他人,也不想去管他吼了一位Robin或者蝙蝠侠的儿子,他因为Tim的病情痛苦到快要吐出内脏,而这个人居然半夜闯进他的房间责备他不够关心Tim,这他妈算什么?

“难以置信,Grayson或者Drake,他们什么也没告诉你?”Damian语气有点缓和。

“我应该知道什么?”Kon抬头看着他,他知道Damian面具后的眼睛也在看着他“你知道什么?”

“你应该自己去问Drake,”Damian突然转身跃上窗台,月光下他扭过头,盯着有些迷茫,眼睛里却有光芒在跳动的Kon“我可不是他的传话筒。”说着他一跃而下,消失在了夜色里。

冷风从破碎的窗户灌进屋里,Kon呆坐在那里,反刍一样地咀嚼着刚才发生的一切。

“操,”Kon喃喃着“我操。”

+++

Tim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出神。点滴瓶已经撤掉了,他不再需要那个了,换句话说,没那个必要了。他又轻轻咳嗽两声,两片残缺的花瓣掉了下来。

他感到有一丝颤抖穿过空气,携着远方传来的低沉哀鸣。他扭过头,他的氪星男孩正站在窗外,阳光也不能赶走他脸上的阴霾。

该来的总回来。他想。

Kon推开窗户飘进来,轻轻落在床上。他盯着Tim苍白到几乎透明的皮肤沉默了一会儿“你看起来很不好。”

“的确是这样。”Tim抬起他瘦骨嶙峋的胳膊,搭在了Kon的胳膊上,那种惨烈的对比让Kon想闭上眼睛“我不准备反驳。”

“没有办法吗?”Kon不愿去猜这个问题的答案。

Tim长长地呼出了一口气,他的手从Kon的胳膊上往下滑,直到他握住Kon的手“我猜你们要一直淹没在泰坦塔的文件堆里了。”

Kon痛苦地闭上眼睛,他觉得自己淹没在人潮里,所有人都在嘶吼,让他的脑子嗡嗡作响,他猜到了,可他不愿接受,他不相信“我不相信,总会有解决办法的。”

“别那么愁眉苦脸了,你这样好奇怪。”Tim捏了捏Kon的手,他不敢看Kon的眼睛,他努力让自己听起来轻轻松松,没那么委屈和不甘“我会睡个好觉,在一个在也没人能吵醒我的地方。”

不,事情不应该是这样。

“我感觉我在变得透明。”Tim把他的手伸到阳光下,那些血管清晰可见,而且看起来脆弱非常。“事实上,我就是在变得透明,我敢打赌我要是掀起衣服你都能看到我的内脏——”

别再说了Tim,你不能这样表现得好像你根本不在乎你的生死,这很重要,对我来说没什么比这更重要。

“这种死法真是逊毙了,我还以为我会在拯救世界的过程中壮烈牺牲什么的,那听起来还真的挺酷的——”

够了,别再说了,够了。

“够了。”Kon哑着嗓子,艰难地吐出嗓子里积蓄已久的花朵。他温柔但不由分说地扣住了Tim的手腕,他向前探出身子,不顾一切地吻了他。

让那些该死的花瓣见鬼去吧,Kon不在乎他会不会被Tim的家人五马分尸然后像太空垃圾一样扔在地球外围,他不在乎,他只想Tim能活着,他只想守着那双让他感到幸福的眼睛,他别无所求。

“我爱你。”Kon捧起Tim的脸,不在乎他锋利的颧骨。他的额头抵着Tim的额头,努力不让自己的声音颤抖“我现在只后悔为什么没有早点告诉你。我觉得自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混蛋。我很抱歉,Tim,我真的很抱歉。”

“你没有错,Kon,你不该道歉,一切都不晚,”Tim把自己冰凉的手贴在Kon的脖子上,感受着他皮肤下动脉血管有力地跳动“我们还有时间。”

+++

“我每次看到这里都想哭,太感人了,对不对小翅膀?”Dick拿胳膊肘拐了拐Jason,而后者把一张面巾纸拍在他脸上。

Tim翻了一个史诗级的白眼“你们不用在我每次回来的时候都放一遍当时的监控,我脑子里有现成的,更生动更感人。”

“The power of love !”Dick大声唱着。

“闭嘴!”Jason和Tim一起吼他,Dick可怜兮兮地看着他们,而其他两人都扭过头去。

“所以,你和那个克隆小子怎么样?”Jason腾出一只手推开章鱼一样缠过来要抱抱的Dick,眼睛盯着Tim,笑地不怀好意。

“之前他对于你们瞒着他治疗方法这件事非常不满,而且他在刚刚得知只要他亲我一下我就会康复的时候非常自责和歇斯底里,除此之外,其他都还好。”Tim没能躲过Dick给他的大大的拥抱,自从他和Kon在一起后Dick就一直这样,就好像一个还不能接受自己妹妹有了男朋友的大哥。“以及他对你们送给他的安全套礼盒感到受宠若惊。”

“不用谢!”Dick揉乱Tim的头发。

“不过我还是不明白你为什么不直接让他吻你,他肯定不会拒绝。”

“那就不一样了,”Tim笑意盈盈“完全不一样了。”


—Fin—


评论(7)
热度(174)

© Jasmine Willow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