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No.1

Kontim与Jaydick,就是两个关于食物的短小脑洞,啊我好饿,各种各样意义上。
小心OOC
修改了一点小东西

About Coffee

Kon知道Tim房间里的样子,他知道会很乱,非常乱,就像是屋里刮过一场知更鸟龙卷风。但这次远远超出了他的预期。

他只是离开了两天,就两天,我说,到底是谁跟他保证过当他不在的时候会按时休息好好吃饭的来着?

Tim似乎还不知道Kon从农场回来而且就站在他身后,他已经超过四十八小时没有睡觉了。

“看起来某人食言了。”Kon语气里是满满的无奈,他看着Tim背影,好像是在看咬坏了自己拖鞋的小氪。

Tim连头都没回,根本没听到似的。但Kon能看到他打字的手有轻微的停顿——很好,还记得自己说过什么。

“多久了?”Kon揉了揉自己太阳穴,认命似的开始收拾一地的狼藉。

“三十六……四十八……我不记得了。”Tim嗓音有些沙哑“大概从你走开始?”

Kon从Tim手边收走一大堆零食包装纸,他真好奇零食当饭吃这个坏习惯到底跟了Tim多久。他扫了Tim面前的咖啡杯一眼,里面还有一点剩余。

多加一条,他也想知道咖啡因依赖症要怎么治。

“你该去睡觉。”

回答他的是噼里啪啦的打字声。

他很想,但不能,他不能直接把Tim像拎小鸟一样从桌前拎起来扔到床上逼他睡觉,他曾经这么做过,但在Tim的挣扎中不慎碰倒了桌上某一摞杂乱无章的东西,然后,你知道的,多米诺骨牌,老天,他简直不忍心回忆那天的盛况。所以还是算了,谢谢。

Kon不无担忧地看了一眼自家男朋友却找不到话说,他又不能责备他什么,Tim够辛苦的了,可他也清清楚楚地看见Tim的黑眼圈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加深。此刻的Tim正盯着电脑屏幕,已经丧失了眨眼这个功能,而他的手指正灵活地在键盘上游走——这似乎是他还有意识的唯一证明。

“Kon,”Tim突然出声了,他腾出一只手把咖啡杯往Kon那边推了推“帮个忙。”

“乐意之至。”Kon重重地叹了一口气,拿着杯子去找咖啡机谈心去了,看起来他永远没办法对Tim说不。

“嗯,Tim?”Kon的声音在Tim听来好像远隔万里。

“哈?”Tim只发出简短的音节作为回复。

“没有咖啡了。”Kon声音不大,对Tim来说却是平地一声炸雷。

“什么——?”Tim尖利的拖长音震得Kon开始轻微耳鸣,他窜起来跌跌撞撞地冲进厨房,眼睛里写满难以置信,就像Kon在他面前掉光了头发。“怎么回事?”

“我觉得这应该问你。”Kon把杯子放在一边,盯着乱糟糟的Tim,而后者正努力把自己塞进橱柜里去寻找那根本不存在的存货。

“从里面出来,”Kon用指节敲了敲桌子“你最好解释一下,我离开前柜子里最起码还剩两桶咖啡,请注意计量单位。”

Tim慢吞吞地从柜子里出来了,灰头土脸的。

“现在呢?”Kon的视线扫过Tim脸上的零食残渣,身上那件粘着咖啡渍,小块儿薯片或者玉米片以及其他东西的T恤,最后集中在Tim嘴角的巧克力污渍上。“别告诉我他们去度假了。”

“我也不太清楚。”Tim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不过如果你真的想知道,我可以整整三天不睡觉来思考这个问题。”

“不好笑。”Kon才不吃这一套,今天他可没那么容易蒙混过关。

“别这样,Kon,”Tim无力地挥舞着双手,可怜兮兮的“你知道的。”

“知道什么?”Kon挑眉,饶有兴趣地看着Tim,他今天就要说一次不,不,你不能再喝咖啡了,这次不行,就是不行——嘿,这感觉真不错。

“你知道的,”Tim满怀期待地看着他,好像下一秒Kon就会变成一桶咖啡“你知道你非常非常非常爱我。所以,拜托?”

哦,该死。

“你这个小混蛋。”他没法儿反驳,Tim说中了,正中红心,他就是这么该死的非常非常非常非常爱他。Kon揪着Tim的领子把他拽过来,吻去那块他已经盯了多时的巧克力。

“把你自己收拾干净,”Kon还是没能对满脸写着爱我就给我买咖啡的Tim说不,他看着Tim,努力让自己听起来充满怒气“不然什么都没有,我发誓。”

回答他的是一个心满意足的亲吻。

About Pasta

“已经半个小时了,”Jason端着一碗麦片从厨房走出来,有那么一瞬间他想把一碗谷物都卡在那个正趴在饭桌上装死的人的脑袋上“你闹够了没有?”

“别跟我说话,”Dick无力地哼哼“起的太早对身心都无益小翅膀,而我正挣扎在生死边缘。”

“我好像不记得到底是谁昨天晚上再三强调上班迟到的可怕后果的了。”Jason翻了个大大的白眼,拎着Dick的领子把他拽起来坐正,后者还闭着眼,一副世间琐事与我无关的表情。

“吃你的谷物吧迪基鸟。”Jason把碗推到Dick面前,确定Dick已经自己坐好以后才松了手。他可不想看见Dick一头砸进碗里,那意味着那只大鸟可能会被自己的早饭呛死而且他还会报废一个碗,天,真可怕。

Dick眯着眼睛摸索了半天直到Jason把勺子塞进他手里,然后他舀起一勺麦片要往自己嘴里送——

“你要用鼻子吃饭?”

“哦。”Dick勉强睁开眼睛,调整了一下勺子的方位,终于成功的吃到了麦片“这不能怪我,我的手现在不听话。”

“哼。”Jason卷起自己面前的意面,再次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傻逼。”

“大早上的别说脏话。”吃了几口麦片以后Dick好像有了点精神,他望着Jason,眨了眨眼,好像发现了什么不太一样的东西“嗯,Jason?”

“说。”Jason又卷起一团意面塞进嘴里,然后拿起叉子制止了一个企图从盘子里逃跑的肉丸,完全没有看Dick。

“为什么我们的早饭不一样?”Dick拿勺子敲了敲自己的碗提醒Jason“为什么我没有意面?”

“鸟都吃谷物的迪基鸟。”Jason眼里带着笑意,却还盯着盘子里的意面“吃什么是什么。”

“去你妈的。”Dick把勺子往碗里一放,气鼓鼓地瞪着Jason,他愤怒的挥舞着双臂“这不公平!你有意面,我没有!你有肉丸,我没有!”

“大早上的别说脏话。”如果说Jason刚刚还在装模做样的话,现在他真的是崩不住了,细碎的笑容从他的嘴角流露出来,马上就要汇聚成一声幸灾乐祸的笑声。

“意面。”Dick撅嘴,死死地瞪着Jason,马上就要实体化的视线扎了Jason一身。Dick似乎打定主意要把Jason变成刺猬,不,考虑到体重,应该是豪猪。

算了,豪猪一点都不可爱,还是刺猬吧。

“没了。”Jason把自己的盘子往Dick那边推了推“不过我就是该死的大方不介意和你共享我的早饭。”

Dick轻哼一声以示不满,他把椅子往旁边挪挪好离面条更近,不过他又有了一个新问题,很小不过很重要“勺子怎么吃意面?”

Jason卷起一团意面塞到Dick嘴里,对方还愣愣地似乎不知道怎么处理嘴里的这团面条。

“你不想自己的衣服报废吧?”Jason嫌弃地看着Dick忙不迭地把面条往嘴里吸还把酱汁弄得到处都是,自己也吃了一口。

“这又不能怪我。”Dick含糊不清地说,同时努力吸着面条。

“吃饭的时候别——”Jason没能把这句话说完,他和Dick都陷入了一种尴尬而又暧昧的沉默。

女士们先生们,当你和你的爱人吃到了同一根面条,对,就是这样,你们俩衔着同一根面条四目相对,周围的空气里都是粉色泡泡,你看着他的眼睛,好像那是月光下的蓝色海洋。

Dick突然笑出声来,他缓慢而又深情地继续吸着面条,好像他正攀着一根面条绳索要抵达爱人所在的悬崖那头。

接近了,只要Dick再往前凑一点就会愿望达成,可他偏不,他停了下来,笑盈盈地看着Jason,他轻声问“你在等什么?”

Jason涨红了脸,有些恼怒地皱了皱眉,然后他——到现在Dick都还搞不清楚这一切为了什么——狠狠地给了Dick那张灿烂的大笑脸一记头槌。

“嗷!小翅膀!”Dick捂着自己的额头万分痛苦地退开“你干嘛?!”

“谁让你不好好吃饭。”Jason叉起自己盘子里的肉丸子塞进嘴里“我反悔了,你还是吃鸟食吧迪基鸟。”

“你怎么能这样对我?我还是不是你最疼爱的人?”

“……”

“你为什么不说话?”

“……闭嘴,吃饭。”

评论(7)
热度(80)

© Jasmine Willow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