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Frozen Bird

配对:Kon-El/Tim Drake

分级:PG

Summary:这真是个不论是鸟还是人都会冻死的冬天

月历牌撒谎,尽管它信誓旦旦,像电视促销一样的真诚,可没人会承认他说的任何一个关于季节的字,没人。

今年堪萨斯的冬天来的比往年要早,也比往年要冷。厚厚的白雪让农场的轮廓都模糊了。北风呼啸声不绝于耳,偶尔还能听见冻成冰疙瘩的麻雀掉在雪地里的声音。

Kon踩着咯吱咯吱的积雪往小屋走去,在门廊上跺了跺脚,震掉了没化完的雪花才推门进屋,他可不想弄脏地板。铺面而来的暖意让Kon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哆嗦,Ma的决定总是对的,这次尤其正确——看来Kon没白花那半个下午来劈柴。

壁炉里暖色调的火苗正有节奏地跳动着,空气中充斥着特制苹果派的香气。Ma正坐在沙发上摆弄那些毛线球。看到Kon进来,Ma并没有说话,只是微笑着。

没有反派叫嚣着要毁灭世界,也没有糟心的紧急事件,整个世界就只剩下一个暖哄哄的家(当然要把苹果派算在内)。Kon简直想唱一首歌来歌颂这种生活,或者绕着农场飞几圈用热视线在雪地里画个大写的幸福,又或者——

Kon在解决完自己那份苹果派之后窝在了壁炉前的沙发上,手里拿着自己最喜欢的书。

他简直要喜极而泣了,特别是现在外面北风还在尖叫。

“别看太晚了。”Ma走过来拍拍他的肩膀,她要休息了。

“晚安。”Kon点了点头,把注意力重新放回书上。

时间就像是纺车轮子似的吱呀吱呀的转动,外面的雪也咯吱咯吱地堆了一层又塌一层。风似乎小了些,Kon能听到外面有人步履艰难,这个天气外出可不是好主意。

Kon抬起头,看着雾蒙蒙的窗户,心想不知道是哪个可怜虫要在这个能冻掉耳朵的天气里加班到深夜,估计某个远在哥谭的——

等等,脚步声是往这边来的?

Kon一下警觉起来,他放下书走到窗前,抬手擦干净窗上的雾气想要看看到底是什么情况。刚擦了两下

“啪”一只手突然拍在了Kon面前的玻璃上,那人出现的悄无声息,惊地Kon差点尖叫出声。等他看清来者是谁的时候,他真的要尖叫了“Tim?!”

Tim有气无力地又拍了拍玻璃,示意已经吓傻的屋里人放他进去。他看起来真是糟糕透了,红罗宾的制服也破破烂烂的,面罩还算是完整,但估计也撑不长——北风还在肆虐呢。撕破的披风在他背后起劲儿的舞蹈,而Tim似乎已经虚弱到不能控制了,他会被风吹走的,或者像那些一头栽到雪地里的鸟类朋友一样。

“拉奥在上啊,”Kon赶紧拉开窗户,将正努力把自己的腿从雪里往外拔的Tim一把捞进屋里“你这是怎么了?”

屋里的暖意似乎让Tim有些缓不过劲儿,他是一条从冷冻柜里逃出来的黄花鱼。Tim连颤抖的力气都没有了,外面夹杂着雪花的狂风和小腿深的积雪耗尽了他身上残存的热量和体能,更别提他现在几乎湿透了,这么说也许不恰当——应该是冻住了。

“Tim?”Kon捧着Tim惨白的脸,企图让他找回神智。Tim的温度让Kon害怕,这让他想起那块被扔在冰箱里三个月之久的速冻披萨,哦可怜的小Timmy。

Tim终于回神了,他无视了Kon,僵硬地朝壁炉的方向挪动,在地上拖出一条水迹。他移动的如此艰难以至于差点被垫脚毯绊个跟头,还好Kon及时拽住了他,不然Ma就会被茶几破碎的声音惊醒的。

“别乱动,等我回来。”Kon把僵尸一样的Tim带到壁炉边,而Tim看着那团火的眼神让Kon开始担心他会不会一头扑进去。

Kon一阵风似的回到自己房间又一阵风似的回来,把带下来的东西一股脑扔到沙发上后开始着手脱Tim的衣服。

“嘿,配合一下,”Tim的反抗有点儿让Kon摸不着头脑,难以想象他居然还有力气躲避Kon去解他腰带的手。Kon好像明白了什么,他有些无奈地抓过他刚才扔在沙发上的衣服还有毯子“不是你想的那样,你得把衣服换了不然你真的会冻死。多问一句,我在你眼里就那么禽兽吗?”

Tim艰难的翻了个白眼,那神情就像是再说“没错你就是个禽兽。”不过他还是乖乖地让Kon给他换了衣服,他受够那些冻得硬邦邦的破布片了。现在Tim坐在壁炉前的毯子上,盯着火光发呆,大一号的衣服松垮垮地搭在他身上,没由来地惹人怜爱。

“现在能告诉我到底怎么了吗?”贴心的小男友带着一杯热气腾腾的咖啡坐到了他身边,在他接过咖啡后又给他披上毯子。

Tim猛地喝了一大口咖啡,滚烫的液体驱散了那些横生在嗓子里的冰凌,也让他的大脑重新开机。他往Kon那边挪了挪“我好冷。”

“坏消息,”Kon把他搂过来“好消息是你一会儿就会缓过来的,现在说点我不知道的?”

Tim两口喝掉杯子里剩下的咖啡,把杯子放在脚边。他盯着那些跳动的火苗,而整个人却往Kon那边缩“超级冷。”

“我好像已经知道这个了。”Kon把他搂地更紧,同时在担心高智商计划通的大脑是否安好。

Tim在Kon身上靠了一会儿,忽然不安分起来。他挣脱Kon的怀抱,不管那已经滑落到地上的毯子和不小心打翻的杯子(幸亏是空的),转过身坐在Kon腿上,一把抱住了他的脖子,把自己全身的重量都挂在Kon身上。

“嗯,Tim?”Kon能感觉到Tim的腿缠上了自己的腰,现在Tim就像一只抱着树不撒手的树袋熊。他冰凉的脸贴在Kon脖子上,惹得Kon直想哆嗦。

“唔,”Tim哼哼了一声,懒洋洋又有气无力,他蹭了蹭Kon“你好暖和。”

Kon只是抱住了他。

沉默良久,久到Kon以为Tim睡着了,Tim却突然出声了“Kon,”他均匀的呼吸扫过Kon的后颈“你说那些神经病为什么不选一个暖和点的时候再炸地球呢?”他抬起一只手无力地象征性地挥了挥,又放下了“或者等我飞到一个雪下的没那么大的地方再把我从天上轰下来?”

“哦,小罗。”Kon现在明白了,正义斗士红罗宾遭遇了冬日危机,但遗憾的是Kon并不知道这些问题的答案“我也不知道。”

“傻蛋。”Tim拍了他一下。

“你走了多久才到这里?”Kon晃了晃他Tim以防他睡着。

“我不知道,半个多小时吧,”Tim又拍他一下,示意他别乱动“我不清楚,好像我脑子冻住了。”

“我想是的。”Kon又晃了晃Tim,把他的手从自己脖子上掰下来,接下来是腰间的腿。做完这一切工作之后,Kon把Tim抱起来转了个身——现在Tim面向炉火了。

“干嘛?”Tim眯着眼睛靠在Kon身上。

“这样会更暖和?”用TTK捡起旁边的毛毯,把Tim裹地严严实实。Kon用胳膊环着Tim,他的手伸到毛毯下面握住了Tim冰凉的手指。

“嗯。”劳累过度喝了咖啡还是犯困的Tim迷迷糊糊地应了一声。

“明天我送你回去。”

“嗯。”

“以后我还抱着你睡。”

“嗯。”

此刻乖巧的Tim让Kon情不自禁地侧过头轻吻Tim的脸颊“我爱你。”

“嗯。”Tim哼哼“我也爱你。”

—Fin—

这里是冻得打字都不利索的阿敏,让我叨咕几句啊啊啊寒潮来了真的好冷啊。

下午还好好的晚自习一出教学楼满脑子都是【The snow blows White on the mountain tonight】

QAQ我也要爱的抱抱啦

关爱阿敏,人人有责【啥鬼】

评论(3)
热度(91)

© Jasmine Willow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