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ghtmare

分级:PG

配对:Kon-El\Tim Drake

Summary:Tim有了一些奇怪的变化,他觉得都是Kon的错


“伙计,放松好吗,你僵硬的像块木头。”Kon正抱着Tim在夜空中穿梭,他得把受伤的小红鸟送回Wayne家,他需要一些“专业治疗”。“我不会把你扔下去的,还是说你冷?”

“我没事。”Tim觉得浑身都疼,但并不是因为那个把他按到地里去的恶棍。他调整了一下姿势,想让自己更舒服一点儿,但他做不到——他在Kon怀里,KON!

想像一下吧,你被那个人——那个你一见到就心跳加速到快要爆炸,恨不得直接扑进他怀里亲他一脸口水的人——抱在怀里,别说是姑娘们,就算是红罗宾本人,要不失态也是件很难的事。

就是这么回事儿,Tim在很久以前被一个叫做丘比特的胖娃娃袭击了,那个性格恶劣的胖娃娃还恶作剧似的让Tim喜欢上了他的好搭档Kon。

有一天Tim发现自己花了很大的劲儿才把目光从Kon身上撕下来,他发现自己开始注意Kon的一举一动,他的控制欲在往其他的地方发展——占有欲。他想把Kon据为己有。他想和Kon有一段,或许是永远的,超越友谊的关系。

Tim无数次诅咒过这无情的命运,但内心的挣扎并不能让他从情感的泥淖中挣脱。所幸他是Tim,一个可以不带感情地去看待事情的红罗宾——起码大部分事情可以。他无数次强迫自己把目光从Kon身上移开,无数次遏制住自己想要去拥抱他的冲动,这让他有点崩溃。

都怪Kon,谁让他是Kon呢?

Tim叹了口气,努力让自己放松下来,他把头靠在Kon的肩膀上,闭上了眼睛。他有点累了。

“腿好疼。”Tim几乎无意识地喃喃自语着“哪儿都疼。”

“嘿,一会就到家了,没事的。”Kon的声音在耳畔响起,Tim都能感受到他声带的震动。“没事的。”

“嗯。”Tim挺喜欢这个姿势的,而且Kon怀里很暖和“你听起来比我还紧张。”

“你伤的挺重的,又添了不少几道伤口,你左腿虽然没断但我看到有骨裂,而且……”Kon扭头看了Tim一眼“而且你心一直跳的很快,虽然我不知道是为什么。”

“那就别管了。”Tim差点儿就脸红了,他努力镇定下来,还是那张扑克脸“我没什么大问题。”

“最好是这样。”Kon撇了撇嘴“你有事总是藏着掖着,知道吗,这挺让人担心的。”

他说什么?他刚刚说了什么?Tim想要捂脸,他觉得自己有病,他肯定是中了一种叫“Kon-El”的病毒,天呐他的心跳的更快了。

“你确定你没什么大问题吗Tim?”Wayne庄园已经近在眼前了,Kon加快了速度,Tim今天超级不对劲,最好快回去做个检查。

“我回答过这个问题了,Kon。”眼见着蝙蝠洞越来越近,Tim在心里叹了口气。

“可我对你的回答深表怀疑。”Kon飞进蝙蝠洞的时候惊着了那群蝙蝠,在一片混乱中Kon稳稳落地,放下Tim,小心着不要震到Tim的伤口“话说回来……”

“别害怕,这个时间Batman还没有回来。”

“不,我是说……算了,没什么。”Kon飘了起来“回头见。”

“回头见。”Tim望着Kon离去的背影,不自觉地露出了一个笑容。

+++++++++++++++++++++++++++++

伤口的阵痛让Tim在床上辗转反侧,他好累,但是睡不着。他的手指抚过那些新伤口,刺痛感让他更加清醒。

他知道有种现象叫耳朵虫,那只虫会让一首歌在你脑内不停地单曲循环,但他不知道这只虫也会让他的脑子不停地想起另一个人。

Kon到底是什么时候钻到他脑子里的?

Tim翻了个身,他怀疑就算睡着了他的梦里也会有Kon,一定的。

上帝啊,Tim用被子捂住了脸,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的?他还有救吗?

他珍惜他的伙伴们,尤其是Kon,或许一次小小的吐露心声就会毁了一切,这真是轻而易举的事。

Tim没法儿暂停脑海里那首叫“Kon-El”的歌,他也没法儿阻止自己像个青春期少女思念恋人那样去想念Kon。Kon每次带着他飞都是一种甜蜜的折磨,Kon的每一句问候和关心都让他觉得措手不及,而他却要装作若无其事,他要疯了。

他认真想过要如何跟Kon坦白,准备了无数种方案,连被拒绝后如何打圆场都想出了好几种方式,但永远只是想象。不管怎么说,能轻松撂倒五个彪形大汉的Tim缺乏这方面的勇气——超级英雄好像都这样。

也许只是需要等到时机成熟,也许……也许没有也许。Tim叹了口气,都怪Kon,不管怎样,都怪他。

+++++++++++++++++++++++++++++

裸露在被子外的肩膀感受到了来自冷空气的恶意,Tim往被子里缩了缩,想继续睡,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翻身而起,却因为动作太大而不幸扯到了伤口。

“嘶——”Tim倒抽一口凉气,他盯着那个不速之客,而后者正因为Tim的反应不知所措“关上窗户!”

“哦,真的抱歉。”Kon赶紧退过去关上了窗户,他似乎在背后藏了些什么东西。“嗯,你还好吗?”

“我以为昨天晚上我已经回答过这个问题了。”Tim把被子裹紧了一点“冒着被氪石蝙蝠镖招呼的危险来哥谭,你得给我个合理的理由。”

“其实也没什么大事。”Kon一直背在背后的手终于伸了出来,那一大把金灿灿的向日葵差点晃花了Tim的眼“慰问受伤战友?”

“这绝对值一记蝙蝠镖。”Tim简直要控制不住溢出的笑容了,他接过那束花,一直波澜不惊的蓝眼睛此刻温柔的像是会让人淹死在里面。

“Ma说得对,这些花真的会让人心情变好。”Kon又飘了起来,在屋子里转来转去。

“那你好好休息,我还是在蝙蝠侠发现之前走吧。”Kon抱歉的笑笑,他顺手把窗帘拉得更开,阳光霎时间铺满整个房间“多晒晒太阳。”

“我既不是氪星人也不是植物,不擅长光合作用。”Tim把那束花放在了床头柜上,再抬头的时候,房间里就只剩他一个人了。

“我比蝙蝠侠还吓人吗,Kon?”Tim嘟囔着,揪掉了一朵向日葵的花瓣。

他肯定听到了。

Tim想起他上次在泰坦塔的屋顶见到正在晒太阳的Kon,也是这样的好天气,听到动静的Kon回头冲他一笑。有那么一瞬间,他觉得他可以用全世界去换那样一个笑容。

“哦我的天呐,我在想什么。”Tim摇了摇头,又重新躺回床上。

他变成现在这样都怪Kon,都怪他。

+++++++++++++++++++++++++++++

Tim发誓,他一直隐藏着自己的情感,喜悦,愤怒,悲伤等等等等。他从不把感情带入工作里,他是那个永远冷静的红罗宾。

他隐藏了太多东西,他靠不断地欺骗自己和别人来达成这个目的。有时候谎言太多,多到他分不清楚这到底是不是真的了。

他隐藏了他对Kon的感情,他隐藏了他爱Kon这个事实。他总对自己说这都怪Kon,是Kon让他动心的,因为他是Kon,他是红罗宾的好搭档,他是那个在阳光里对他笑的人,他是那个送他向日葵的人。

Kon是那个让Tim懂得暗恋的各种辛酸的人,而Tim一直小心翼翼地隐藏着。

藏的太深了,太久了,这一切都来不及了。

Kon正穿着笔挺的西装——Bruce Wayne友情赞助——站在神父面前,幸福而又忐忑的等待着自己的新娘。Tim则坐在教堂的第一排,静静地看着这一切。

就像所有的狗血肥皂剧一样:我爱的人结婚了,对象却不是我。

终于,新娘来了,所有人都回头去看,Tim却一直盯着Kon,对方闪烁着幸福光芒的眼睛刺痛了他。Tim回过头去,新娘的头纱挡住了脸,Tim只能看见她瀑布般的金发。

“真漂亮。”人群中不知道是谁说了这么一句。

宣誓,交换戒指,新郎亲吻新娘,全场起立鼓掌。这真是一次堪称完美的婚礼。

“Bart?”Tim突然发现旁边的小闪电哭成了泪人。“你哭什么?”

“我就是……太激动了,哦我的天,我实在是……”Bart胡乱的抹了一把脸上的眼泪鼻涕。

“冷静点,Bart。”Tim虽然这样说,但眼眶里的泪水和哽咽的声音出卖了他。

“你还说我?”Bart不知从哪儿掏出一块手绢开始清理脸上的东西。

“这不一样。”Tim知道自己为什么哭,那绝不是什么在朋友婚礼上应该出现的情绪。

到最后Bart还是眼泪汪汪地扑上去拥抱Kon,Kon哭笑不得,只能求助似的看向Tim。看着Kon和他旁边的新娘,Tim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被掏空了,他支撑着站起,走过去把Bart拽下来,然后努力露出一个微笑,红着眼眶对Kon说,尽量不让声音颤抖:

“Wish you well.”

脚下突然传来强烈的震动,所有的东西都在瞬间分崩离析,Tim眼见着自己面前的人影全部模糊起来,然后眼前一片漆黑。


Tim在浑身的冷汗和满脸的泪水中惊醒,他努力的呼吸,像是刚被救上岸的溺水的人。

他突然注意到有人正缓慢向门边移动。

“Kon?”Tim瞪大了眼睛“你为什么在我房间里?”

“我……是这样,我……”企图溜走的Kon突然顿了一下,然后慢吞吞地转过身来,非常不好意思地搓着手“我听到你说梦话的时候在叫我的名字……”

完了。Tim想从窗户飞出去。

“好像还在哭……我有点担心,所以……”Kon做了个深呼吸,鼓足勇气走到床边坐下“你做噩梦了吗?”

Tim盯着Kon看了似乎有一个世纪那么久,两双蓝眼睛里都有着些奇怪的情绪。

“对,我做了个关于你的噩梦。”Tim决定把话说出来,他才没有梦里的自己那么优柔寡断呢,也许有点儿,但他决不能让这个该死的梦变成现实。“在梦里,你结婚了。”

“这是个坏消息吗?”Kon觉得自己受到了伤害。

“关键在于……”Tim盯着那双蓝眼睛,觉得鼻子又酸了起来“对象不是我。”

“哦那可真是……等等,什么?”Kon觉得像是一块绿石头击中了他“你刚才说……什么?”

“你听到了。就是这么个噩梦,蝙蝠家的人都不好好说话,和我相处那么久你应该知道我什么意思。”Tim转过头不看他,任由Kon的嘴越张越大,下巴都快脱臼了。

“什么意思?”Kon艰难的挤出一句话,现在的情况对于他这个年龄的孩子有点太复杂了。

“你听懂了。”

“你是说,你……我。”中间那个词被巧妙的忽略掉了。

“如果你拒绝,我能理解,你在我梦里娶了一个漂亮的金发妞儿,说不定现实里也能娶一个。”Tim还是不看他,他拨开那些因为冷汗粘在脸上的湿乎乎的头发。“拜托,别晾着我,要拒绝就干脆点儿。”他猛地吸了吸鼻子“别再给我任何希望了。”

他能感觉到Kon在床上挪动,似乎是准备起身走了。好吧,至少能死心了。Tim抬手想抹掉脸上的泪水,手腕却被握住了。

“怎么……”他突然跌进了Kon的怀抱,比梦里的那个要更加真实和温暖。

Kon紧紧的搂着他,像是怕他会突然消失不见似的,他的声音里带着笑意。“我还以为我会是第一个说出来然后被残忍拒绝的那个呢。”

“老天,别告诉我这又是梦。”Tim在Kon怀里愣了会儿神,压低声音说了这么一句。

“当然不是了。”Kon放开Tim,毫不顾忌的咧嘴大笑着,他擦掉Tim脸上那些还没干的泪水“让你哭成这样,我可真是个坏男朋友。”

“你的确是。”Tim搂住Kon的脖子,笑着吻了上去,玩笑似的在Kon唇上咬了几下,然后是舌头的戏份,刚开始的几下试探就让Kon有些把持不住了。Kon的手缓缓移到了Tim的腰上,这感觉太棒了,他无数次幻想过这个场景,但从未奢望它成真。

也不知过了多久,两个人才气喘吁吁地分开。看着对方的眼睛,两个人都有种莫名的满足感。拼图的最后一块终于拼上,我们都找到了最适合自己的那个人。

“我感觉我在做梦。”担心Tim又做噩梦而执意留下的Kon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出神。

“别提梦了。”Tim迷迷糊糊地嘟囔着,又往Kon怀里缩了缩。“我做噩梦都怪你。”

“好好好,怪我。”Kon给Tim掖好被子“快睡吧。”

“Kon?”

“怎么了?”

“我爱你。”说完这句话Tim迅速把自己团成一团,发出了均匀的呼吸声。

“我也爱你。”Kon抱着装睡,又或者是真睡的Tim,数着他心跳的节拍,自觉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彩蛋

“你一直都有听别人梦话的习惯吗,Kon?”

“嗯,不,实际上我只注意听过你说梦话。”

“你听了多久了?”

“嗯……挺久了,我的名字在你梦话里出现的频率还是挺高的。”

“你还干了些别的对吗?”

“嘿,把绿石头放下来,冷静。我坦白,别像审犯人那样露出你的罗宾表情。”

“说!”

“我会听你的心跳,而且注意到你有时候会莫名的心跳加速,特别是……”

“在你对我表示关心的时候,所以你早就知道了是不是?”

“某种意义上,嘿,我又不能只凭心跳就确认你是不是……你生气了吗?”

“没有。”

“你撅嘴了。”

“你知不知道每天都要隐藏自己对你的情感是一件多折磨人的事?”

“那你知不知道每次听到爱人在梦里呼喊自己的名字却不能陪在他身边是一种怎样的折磨?”

“可那天晚上你来了。”

“因为我和你一样,快被这种情绪弄疯了。”

“知道吗,你的行为——偷听别人心跳,梦话之类的——听起来真像是个变态。”

“还不都怪你。”

————————————Fin————————————

感谢阿灰@ash 的梗

我都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随便谁来杀了我,快点。

感觉自己没救了,对不起国家对不起党,多好的一个梗变成这样。

混不下去了。


评论(3)
热度(104)

© Jasmine Willow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