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怪人【下】

Summary:Tim要把失去的Kon找回来

碎碎念:小心刀子


“最近Tim有点怪啊,老在自己房里待着。”Dick.操不完的心.Grayson一边往嘴里送麦片,一边含糊不清地说。

“他不一直这样,谁知道他在里面鼓捣什么。”Damian非常不高兴地试图拧开一瓶罐头,可似乎没什么效果。

“我知道,可我有时候能听到他说话的声音,他在跟别人说话!”Dick把罐头从Damian手里接过来开始拧“他一个人在房间里!他能跟谁说话?”

“我就说他肯定还没恢复正常。”Jason接过那个Dick和Damian都没能拧开的罐头,继续周旋。嘭的一声,罐头内的世界向他们敞开了。他吹了声口哨“痛失爱侣的鸟宝宝。”

“不好笑,Jason,不好笑。”Dick有些不高兴地放下往嘴里塞麦片的勺子,腾出手来把罐头从Jason手里夺过来递给Damian。

“嘿伙计们早上好”Tim匆匆从楼上下来,直奔厨房,往嘴里塞了块儿面包后又急匆匆的跑回楼上“今天天气不错啊回头见伙计们。”

餐桌上的三个人盯着餐桌沉默了一会儿,然后齐刷刷扭头看向Tim离开的方向“他肯定有事瞒着我们。”

++++++++++++++++++++++++

窗外和煦的阳光钻过窗帘的缝隙,照在Kon的脸上,让他的伤疤似乎没那么可怕了。他正盯着窗帘发呆,连Tim进来都没注意到。

“想什么呢?”Tim走到他身后,从后面环住他的腰,脸贴在他背上,就像以前Kon经常做的——不过Kon会把下巴抵在Tim肩膀上,嗯不,请忘了这个问题吧。

“没什么。”Kon眯着眼睛,还是盯着窗帘,或者说,他在看那道阳光。

注意到Kon目光所指,Tim皱了皱眉头。他明白Kon什么意思,但这太危险了,他们不能冒险出去,一旦被发现……Tim不敢往下想。于是他换了个没什么关联的话题“新的市政厅建好了,过两天会有个典礼。”

“嗯。”Kon转过身,抬手揉了揉Tim的脑袋。他明白Tim在顾虑什么,一个复活的死人,无论长成什么样都会引起恐慌的。他的手顺着Tim的头发向下,抚过Tim的脸颊,Tim也很配合的蹭了蹭。在Kon看来,Tim湛蓝的眼睛在即使昏暗的房间里也依然如星辰般闪耀,皮肤的触感是那么好,相比而言……

Kon明显僵了一下,神色不自然起来。他的眼光在Tim和自己的布满伤疤的手臂之间来回扫过,最后停在了Tim的眼睛上,眼神里写满无奈。

Tim当然感受到了这种变化,于是他捉住了那只颤抖着想要收回的手,放在唇边轻轻吻了一下。

“你又在瞎想了。”Tim缓缓凑近,扶着Kon的肩膀,踮起脚在Kon脸上那道疤上轻吻“没关系的,Kon,真的没关系。”他凝视着Kon的眼睛“亲亲不痛。”

“什么?”

“我刚才感觉到你心碎了,不疼么?”Tim眨眨眼,放在Kon肩膀上的手顺势而下,在Kon心脏的位置戳了戳。

“好疼,疼的要死。”Kon笑着握住了Tim的手“一个吻可不够。”

“蹬鼻子上脸。”Tim摆出一副不情愿的样子,由着Kon的唇掠过他的额头,他的眼睛,最后停在他的唇上。阳光勾勒出他们的剪影,就像是……

“Tim,你出来一下好吗,Bruce找你有点事!”咣咣凿门的Dick戳破了屋里所有的粉色泡泡。

“我要往他的麦片里撒芥末。”Tim出门前恶狠狠地说。

+++++++++++++++++

“你他妈的是不是有病!”Jason真想把手里的法棍抡圆了往Dick头上招呼“你真该去一趟阿克汉姆,你和鸟宝宝都得去!”

“你他妈的才有病!我认真的!”Dick把准备逃跑的Jason按回椅子里“Tim绝对有事瞒着我们,我们必须查清楚!”

“所以你就准备趁他不在家的时候进他房间?”Jason非常,非常不满意地把Dick的手掰开,把他推到一边“要去你自己去,我可不想往自己头上堆屎。”

“Jason?”Dick突然叫他,声音软绵绵的。

“你每次都这样。”Jason干脆闭眼,拿膝盖想他也知道现在Dick肯定是泪汪汪的狗狗眼,一副可怜兮兮的表情。这招他屡试不爽,Dick.演技派.Grayson名不虚传。“时间治愈一切,也不知道这话是谁说的。”

“我以前也是这样想的,但现在事情明显不对!”Dick变戏法似的不知道从哪儿摸出来一件T恤“眼熟吗?”

“Conner的衣服?”Conner为数不多的几次来访都穿着同样的衣服,要认出来也不难。Jason眯起眼睛,也感觉事情有些不对。“哪儿来的?”

“Tim的洗衣筐。”Dick把那件T恤扔在椅子上,打了个响指“我真的怀疑Tim有什么严重的心理障碍或者别的……管他什么,他房间里绝对有秘密。”

“太变态了……”Jason现在想拿法棍砸自己的脑袋。

“是的,Tim现在可能正在房间里和一堆Conner的遗物说话!有必要的话我觉得……”

“操它的,我说的是你!”Jason终于还是忍不住了,他猛地站起来,差点掀翻了桌子“你已经变态到开始翻别人的洗衣筐了吗!这个家里他妈的还有没有正常人!”

“冷静点小翅膀!”Dick再次扑上去把Jason按回椅子里,为了防止Jason再闹出什么大动静 Dick直接坐在了他腿上“特殊时期!”

“去他的特殊时期,你就是——”Jason突然停住了,他看到Tim正捂着眼睛慢慢摸索着从楼梯上下来“嗯……你们继续,不用管我。”

“今天感觉怎么样,Tim?”Dick还是没用要从Jason身上下来的意思。

“目前为止都挺好,但我觉得我要是一直捂着眼睛我会从楼梯上滚下去的。”Tim干脆停了下来“我可以睁眼了吗?”

“随时可以。”Jason直接粗暴的把Dick推了下去,就像从桌子上推下一个杯子。

“哦小翅膀你真伤我心。”Dick干脆坐地上了。

“我一会儿就回来。”Tim几乎是一溜烟窜出去,那速度就算是Bart也会嫉妒的。

“好机会,快走!”见Tim走了,Dick赶紧爬起来,拽着Jason往楼上走“抓紧时间!”

“我可没答应你,我说了我不去!”Jason轻松挣脱了Dick的钳制,他理了理发皱的衣服“这事儿跟我没关系,别来烦我,不然我把你的头揍进墙里,我说到做到。”

“你可真不是个好哥哥,也不是个好弟弟。”Dick不高兴地踢了Jason小腿一脚,然后转身就跑。

“Fuck……”Jason看着Dick小跑上楼的背影,气呼呼地坐下来继续啃法棍“变态的幼稚鬼。”

Dick一溜小跑窜上楼梯,楼上安静的吓人。他小心翼翼地走向Tim的房间,尽量放轻脚步。但这里太安静了,落在地板上的每一步似乎都会产生回音,都会吵醒藏在黑暗里的怪物。

Dick猫着腰蹲在门外,耳朵贴着门听了一会儿,什么也没有。

“我干嘛要这么做,屋里又没……”Dick说着直接一把推开门,正坐在床上看书的Kon吓了一跳,他站了起来,正好对上Dick,两个人都愣了两秒。

错愕而又尴尬的Kon不知道该怎么办,这就像是偷偷跟男友约会却被父母撞个正着的青春期少女,于是他说“Hi,Dick.”

“啊——!”这种女生见到蟑螂或者老鼠才会发出的尖叫从Dick嘴里出来实在是太违和了“WHAT THE HELL !!!Conner?你你你……”

“这有点难以接受,但是我……”Kon试图解释,但他要怎么说呢?你弟弟把我从坟里挖出来还把我弄活了所以我们现在幸福的生活在一起了?

“你叫个屁啊见……”听到尖叫声赶来支援的Jason突然推门进来,看到站在床前的Kon后却像舌头打了结“……见鬼了。”

“什么鬼!你他妈的到底是活了还是死了?还是介于两者之间?僵尸?”Jason随手抓起了门后的棒球棒“你到底是什么?”

“我……”Kon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慌。Tim是对的,他们不理解,也理解不了。所有人都知道他死了,所有人都不能接受一个死而复生的人。他们害怕,害怕到极点的人选择反抗——反抗那些本来无害到东西。

“人都去哪儿了。”Tim拎着袋子进屋,客厅空空如也。一种不好的感觉袭击了他,他们不会是……

“糟了!”Tim扔下袋子冲上楼,希望这不是真的,希望这不是——

浑身伤疤的男孩从房间里冲出来,慌不择路地直接跳窗而出,只留给Tim一个绝望的背影。

——真的!

“Kon!Kon别走!”Tim趴在窗口冲那个已经离开的背影尖叫,对,他在尖叫,他真的感觉要崩溃了。

“Kon!”Tim转身要下楼去追,却被Dick堵个正着“你到底做了什么?”

“你都看到了!”Tim指着那扇窗户“他刚刚才离开!”

“什么玩意儿!你,你复活了……怎么可能,你……这太荒谬了!你怎么能……这跨越了生与死的界限,你明知道你不能这样做!”震惊与惊吓过度的Dick一把抓住了Tim的肩膀用力摇晃“你简直在胡闹!”

“我只是想让我爱的人回来!”Tim的声音已然哽咽,他抬手抹掉已经滑出眼眶的泪水“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三个人都沉默了,直到Jason扔掉了手里的棒球棒“我们回头再说这事儿,今天是市政厅落成典礼,大街上都是人,我们得赶紧把那个科学怪人给找回来。”

“我们分头找,谁知道他会去哪儿。”Dick把那个球棒踢得更远点儿“但是回来以后我们得谈谈,嗯?”

“嗯。”Tim头一回觉得这两个家伙还挺可靠。

“走吧”Dick拍拍Tim的肩膀“别担心,我们会找到他的。”

++++++++++++++++++++

天又阴起来了,远方隐隐约约传来的雷声让Tim再次不安起来——又是这样一个阴雨天,不,别这样,不会的,他不能在同样的天气里再次失去Kon。

手机响起的似乎有些不合时宜“Hey,Bart.”

“Tim你在哪儿?”Bart的尖叫简直要刺穿Tim的耳膜“我看到Kon了!我不知道那是不是——他就像是电影里的那个……那个什么怪物,你知……”

“别废话!在哪儿?”Tim慌张地四处张望,好像这样就能找到Kon似的。

“他们往镇北的那个旧风车去了,我觉得你最好快……”

“他们?”Tim愣住了。

“有很多人,拿着武器什么的,毕竟怪物出……”

“谢了,Bart.”Tim挂了电话,Bart一句话都没说完过,但他现在管不了那么多了。别出事,Kon,求你了。


Kon躲在风车的阁楼里,听着外面喧闹的人群正高声谈论着什么,但他听不清,他也不想知道——不会有什么好事的。

他是个怪物,他不能否认。他是死人,他不能否认。

也许过一段时间后他们就自己散了。Kon这样安慰自己。会没事的。

下面的喧哗声似乎大了些,然后Kon就听见了急匆匆跑上楼的脚步声,他大概能猜到——

“Kon!”Tim出现在楼梯口,气喘吁吁的,他胡乱的摸了一把脸上的汗“快跟我走!”

“去哪儿?”Kon就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回家!我会跟他们解释的,他们总有一天能明白……”Tim没有继续说下去,他觉得Kon不对劲,非常不对劲。“你怎么了?”

“也许我该回去了。”Kon走过来抹掉Tim额头上的汗“你知道我什么意思。”

“当然了我们会一起……”

“Tim。”Tim发誓他最讨厌严肃的Kon了。

Tim看着Kon的眼睛,他当然知道Kon是对的,但他就是不能接受,他扑上去抱住了Kon。沉默良久,他说“别走。”声音已然带着眼泪的潮气。

“我死了,记得吗?我必须走。”Kon的手指温柔的穿过Tim的头发“另一个世界才是我应该待的地方。”

Tim没有回答,他的手死死的抓着Kon的胳膊,死人的胳膊也会抓出淤青来的。

“回到……”Kon话音未落,头顶的天空突然响起一个炸雷,风车扇叶的断裂声激起了外面的人群的惊声尖叫。

闪电击中了这座可怜的风车,伴随着零星的火苗,老旧的屋顶开始坍塌。已经开始腐坏的风车被雷电点燃,火势迅速蔓延。在他们反应过来之前,熊熊燃烧的火焰就包围了两人。

“我缠住你了。你不能扔下我。”Tim突然笑起来,他擦掉挂在睫毛上的眼泪“这结局也不坏。”

“别说傻话。”Kon一把抱起Tim往楼下跑,楼梯有的地方已经断了,他得跳着走。

“别想!放我下来!”Tim不住地挣扎,Kon几乎就要松手了。Kon尽量紧紧的抓住他,燃烧着的细碎木屑纷纷落下,雨点一样地落在他们身上。

“Kon!”Tim终于挣脱了,他们离门只有一步之遥,门的另一边,所有人都屏息以待。“别这样!”

“你知道什么是对的。”Kon看了一眼门外的人群“他们在等你。”

“还有你!”Tim无暇顾及那些落在脸上的灰烬“他们会懂的,你又不会伤害他们……”

“我们只需要跟他们谈谈……”火势越来越大,到处都是木头燃烧时发出的爆响。

“总会有解决的方法的……”从上方落下的火苗越来越多,大块的燃烧着的木头呼啸着从天而降。

“我们好不容易才能再见面,你怎么能……”房梁早已无法承受火焰的肆虐,在他们头顶发出不祥的声响。Kon抬头,眼见着整栋建筑摇摇欲坠——不能再拖了。

“我很抱歉Tim.”Kon粗暴而短暂地封住了Tim的唇“Life is too short.”

“什……”Tim还处在错愕中,只觉得Kon推了自己一把。

向后仰去的那一瞬间,似乎一切都慢下来了,从头顶缓慢落下的燃烧着的房梁,倒塌的墙壁,疯狂跳动与吞噬一切的火焰,还有火光映衬下Kon那双熠熠生辉的蓝眼睛——所有的一切都突然离他远去。Tim伸手想抓住什么,回应他的却只有风车最终垮塌的一声巨响。

“Conner——!”

又是一声炸雷,要下雨了。


感谢这场大雨,火灭的比想象中要及时。Tim一直站在那里,盯着废墟。雨水顺着他的头发流进衣领里,看着就很冷。

当消防员一前一后抬出Kon的尸体时,所有人都沉默不语。

“嗯,Tim,也许我们可以……”Dick的声音打破了这片死寂。所有人都看到了,是Kon救了Tim。

“不用了,他也很累了。”Tim走过去,跪坐在Kon身边,低下头在他的额头上轻轻一吻“没关系,Kon,你在我心里。”Tim的声音里没有一丝波澜“你在我心里最特别的地方。”

+++++++++++++++++++++++++++++

清晨席卷小镇的薄雾让所有东西都湿漉漉的。Tim沿着小路往墓园走,尽量不让露水打湿自己的裤脚。

他坐在了Kon的墓碑前,盯着墓碑上的名字喃喃自语“你走了。”

“你又留我一个人在这。”

“你真是我见过的最不负责任的人,我要讨厌你了。”

“Kon……”

“……”Tim说不下去了,他鼻子酸的难受。

一阵微风吹过,风里夹杂着含糊不清的耳语似的声音,让Tim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Kon?”Tim起身,四处张望着。这感觉太奇怪了,好像Kon就在这里。“是你吗?”

回答他的是一片寂静,偶尔有几声虫鸣。还好现在没什么人,不然他一定会被扔进阿克汉姆的。

“是我想多了吗……”Tim转过身,想再看一眼Kon的墓碑,但是一团雾挡住了他的视线,那团雾有意识似的在流动,缓慢而又清晰地形成了一个人形——

“Kon?”Tim掐了一下自己的脸,好疼,一定是在做梦。

Kon似乎在笑,又是一阵风吹过,呢喃似的声音再次传人Tim的耳朵。

“真的是你?”Tim眼睛开始模糊。真的有灵魂这种东西吗,这是不是意味着……

雾气中的Kon似乎摇了摇头,他缓慢的接近Tim,那张有些模糊的脸缓缓凑近——他吻了他,如果这也算的话。

Tim紧闭双眼屏住呼吸,生怕一口气呼出来就会吹散眼前这个Kon。唇上有些凉意,但又似乎感觉不到什么。他有些犹豫地睁开眼,Kon还在,正带着微笑看着他。

Kon的手沿着Tim的肩膀向下,在他心脏的位置戳了戳。

“亲亲不痛。”Tim哽咽着,“可你把我心伤碎了,一个吻可不够。”

雾气里的Kon还在微笑,可形状却渐渐模糊,那团雾流动着,最终归于平静,就像什么也没发生过。微风再起,似乎有人在Tim耳边说:

Life is too short to have you in it.

“一切都太迟了。”Tim用力吸了吸鼻子。“Goodbye,Conner,Forever.”

————————————End————————————

我干嘛要自己捅自己呢,然而刀子也没有捅太深,没啥感觉,选择狗带

我果然不适合捅刀子


评论(19)
热度(28)

© Jasmine Willows | Powered by LOFTER